华兰生物(002007.CN)

新冠疫苗概念股普跌 资本狂欢偃旗息鼓?

时间:20-08-04 16:40    来源:新浪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文/卜小雅 理逻

自新冠病毒爆发,新冠疫苗板块可谓一枝独秀,今年以来几乎只涨不跌。

具体到个股,相关上市公司近几月的股价走势几乎都成45°上升。智飞生物、沃森生物、华兰生物(002007)的年内涨幅分别达到244.7%、157.24%、155.36%。

然而,就在各卖方研究所纷纷出具强烈推荐报告,各类电话会议处处横飞后,8月4日板块迎来普跌,个股成交量也迅速放大,其中,被市场赋予厚望的智飞生物更是触及跌停,全日成交75.55亿,为近2年来最高。

那么,疫苗板块本轮躁动的逻辑是什么?这样的资本狂欢是否行将偃旗息鼓?

研发进展推动信心爆棚

目前,国内的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虽然大连、新疆等地仍有新增病例出现,但总体来看是维持在可控范围。相比于国内,国外的疫情形式仍旧严峻:美国近来单日新增始终维持在5万以上的水平,目前已确诊470万;巴西和印度31日的新增也均为5万以上。

疫情的持续恶化使得人们对新冠疫苗的研发抱有极大的期待。

安信证券研报显示,据美国CIDRAP预测,未来2年新冠疫情仍可能会存在不断反复的疫情周期,若想终止新冠疫情,预计需要60%-70%的人群获得免疫能力,而新冠疫苗有望成为终止疫情的最有效手段之一。

自1月12日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分享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开始,世界各国对于新冠疫苗的研发就已步入正轨。

目前,全球公认的新冠疫苗研发路径主要为以下五种: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重组蛋白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包括mRNA疫苗、DNA疫苗),我国对于这五种研发路径均有布局。据WHO数据显示,截至7月24日,全球有25款产品处于临床研究阶段,141款产品处于临床前阶段。而我国已有4款灭活疫苗和1款腺病毒载体疫苗进入临床阶段。

其中,进展最快的灭活疫苗作为最传统的疫苗途径,具有较高的安全性。它通过用化学的方法使病毒灭活后再注入人体,从而使接种者产生免疫功能。灭活疫苗的优点在于产业化能力高,并且目前的工艺成熟,制备起来相对简单。不过,由于它的免疫原性弱,因而往往需要助剂加强效果,所以注射次数也相对较多。

我国进入临床研究的4款灭活疫苗分别由国药中生、科兴和医科院研发。据目前披露的数据,国药中生(武汉+北京)和科兴都已进入Ⅲ期临床试验,并且,后续国药中生和科兴将会分别和阿联酋、巴西开展合作。5月6日,科兴在《Science》发表了Ⅰ/Ⅱ期的临床数据,披露显示其所研发的PiCoVacc诱导产生的S蛋白特异性抗体滴度约为康复期患者的10倍,并且在不同的毒株中,中和作用均表现良好。同样,国药中生的BBIBOP-CorV动物结果显示,所有试验组的中和抗体转阳率均达到100%,这意味着足够的抗体产生。

此外,华兰生物和康泰生物同样也进军了灭活疫苗的研发。虽然6月24日华兰生物称新冠疫苗“目前还在临床前研究阶段”,不过其为生产疫苗所需的P3实验室和5000万人份的生产车间已经建成。据天风证券调查,康泰目前对新冠疫苗的研发是四条路线同时推进,即灭活、mRNA、DNA、重组VLP疫苗,不过,当前重点研发的是新冠灭活疫苗,并且现阶段已经获得高滴度和抗原性的毒株,建立了三级种子库,正开展工艺研究和质量研究。

与灭活疫苗不同,病毒载体和核酸疫苗算是较为新型的技术,欧美国家在疫苗研发方面主要布局在此。

核算疫苗是将含有编码S蛋白的DNA或mRNA片段注入体内,通过其表达的蛋白诱导免疫应答。相比于其他种类的疫苗,核算疫苗免疫原性更好,并且能够同时引起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国外专注于mRNA路线的主要有美国的Moderna和德国的BioNTech,7月27日,报道称两家公司均已进入Ⅲ期临床试验。

而在国内,沃森生物成为中国首个获批进入mRNA新冠疫苗临床试验阶段的公司,并在5月11日与艾博签署了《技术开发合作协议》,共同合作开展新冠病毒mRNA疫苗的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并实施商业化生产。复星则选择与BioNTech进行合作,4月22日,BioNTech和辉瑞与复星医药联合体宣布获得德国监管批准开始进行新冠候选疫苗的首次临床试验,该试验是首次在德国开始的COVID-19候选疫苗的临床试验。

同样能够同时引起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的腺病毒疫苗当前的研发进展也十分可观。

7月20日,《柳叶刀》发布的两篇论文分别公布了康希诺与军事科学院陈薇团队合作研发的腺病毒载体Ad5-nCoV疫苗,以及阿斯利康与牛津大学詹纳研究所ChAdOx1 nCoV-19疫苗的Ⅱ期临床试验结果。28日,陈薇院士在对外进行的通报上表示,根据披露数据,中国所研发的Ad5-nCoV发热率只有4.8%,并且其他各项不良反应指标也都优于牛津的ChAdOx1 nCoV-19以及Moderna和BioNTech的mRNA。

作为具有高免疫原性、易于规模化生产、安全性好特点的重组亚单位疫苗路径也被智飞和万泰生物看重。

6月23日,智飞生物发布公告,称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合作研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CHO 细胞)获得临床试验批件。这使得智飞成为全国首个,全球第二进入临床试验的重组亚单位新冠疫苗。而7月10日,公司已在湘潭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启动Ⅱ期临床试验。而同GSK和厦门大学合作的万泰目前尚处于临床试验前。

众多医药公司纷纷布局新冠疫苗的生产计划以及各路径疫苗研发的良好表现为资本市场注入了强心剂,不过,资本的争先流入除了有对疫苗研发的考量,其巨大的市场空间也成为了资本看好疫苗概念股的另一主因。

起底全球市场需求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8月1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约1778万人,较昨日新增35.2万,而全球累计死亡人数已达67.8万,创历史新高。

7月31日,在世卫组织召开的突发事件委员会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新冠疫情是百年一遇的健康危机,其影响将持续几十年。 并且,据血清学研究显示,全球大部分人仍易感,即使是经历过严重疫情的地区也是如此。

这一背景下,新冠疫苗未来的需求空间可谓十分广阔。

从国内市场来看,安信证券根据2009年的甲型H1N1的疫苗接种率为基础来预测国内的接种市场。相比于甲型H1N1流感,新冠的传播范围更广,时间更长,所以接种率肯定会有所提升。考虑到09年流感后H1N1的接种率仅为12%,再结合美国CIDRAP所预测出的需要60%-70%的人产生免疫的数据,安信证券预估未来我国新冠疫苗的接种率将会达到60%-80%。

其次,在疫苗定价方面,由于我国之前对于甲型H1N1流感采用的是国家收储,然后免费向民众提供的模式。而面对疫情形式更为严峻的新冠,安信证券分析师马帅在综合考虑我国的新冠防疫政策后,预计我国未来对于新冠疫苗的接种模式也将会采取与甲型H1N1流感疫苗相似的集中收储、免费接种的模式。并且,在参考了甲型H1N1流感疫苗18.4元/支的均价后,给出了20-35元/支的预估价格。

考虑到目前除了腺病毒载体疫苗暂且只需要注射1针,其余多数疫苗均需接种2针。分析师马帅按2针以及20元均价的保守估计,预测出我国未来新冠疫苗的需求量将会达到16.8-22.4亿支,对应的市场空间为336-448亿元。

就海外来看,在疫苗还未上市前,BioNTech就已和美国政府签订了6亿剂的订单,美国政府还支付了19.5亿美元为提前获得1亿剂。据英媒报道,英国政府也分别向BioNTech/辉瑞和Valneva订购了3000万株和6000万株的疫苗。

从疫苗的火爆预售不难看出其所拥有的广大市场。虽然一众欧美国家纷纷提前预购,但作为疫苗研制第一梯队的中国,如果率先上市了疫苗,那么在发达国家的市场我们或许也能分得一杯羹。

在第73届WHO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公开承诺,我国将把新冠疫苗作为公共产品向全球提供。这意味着中国面向的海外市场将主要为中低等收入国家。安信证券预计,假设我国出口新冠疫苗接种率为10%-15%,接种程序为2针/人份,出口均价为2.5美元/支(参考阿斯利康定价),那么对应出口市场空间为125-187亿元,按净利率40%计算,对应利润空间为50-75亿元。

疫苗研制的快速进展和广大的市场空间使得人们对医疗领域的资本市场热情不减。7月31日,海通证券研究所在线上线下同时开启了不设密且不设白名单的医药疫苗专题路演,会上,对于这些已在历史高位的公司,分析师仍维持推荐。

不过,这样的憧憬真的符合实际吗?

高估值下的暗流涌动

有着“新冠疫苗第一股”之称的康希诺在过去的一年里股价由38.14港元一路飙升至285.8港元,整整翻了7.5倍。同样,Wind数据显示,作为被人们寄予厚望的疫苗概念股,智飞生物、华兰生物、康泰生物从年初至今的涨幅分别达到266.55%、127.39%、158.17%。

对于这些市值暴涨的医药公司,虽然卖方继续看好其上涨空间,但华丽外衣下似乎并非如此美好。

拥有血液制品、疫苗、单抗三个业务板块的华兰生物,虽然近年来疫苗板块的收入有所增长,但目前其最主要的利润来源仍是血制品。据公司财报显示,2016年-2019年,华兰血制品营业收入占总营收入分别为93.80%、87.76%、74.87%、71.46%。不过,作为扛起大旗的血制品近来发展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时间财经调查发现,血白蛋白和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是华兰血制品中收入最多,利润最高的产品。但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其人血白蛋白营收9.79亿元,同比下滑4.57%,静注丙球则在2018年下滑10.77%。此外,血制品毛利的下滑也显现出华兰目前的瓶颈。从2018年起,在经历了连续两年的下滑后,2019年华兰血制品毛利率为57.14%,相比于华兰的综合毛利率65.03%低了近8个百分点。而对此,华兰生物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还表示,由于原料血浆的高成本以及血浆制品竞争的加剧,综合毛利率仍有下降的风险。

作为身价暴涨的疫苗概念股,虽然华兰成功上市了四价流感疫苗,但其签发率也在下滑。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签发了835.93万支四价流感疫苗和457.21万支三价流感疫苗,相比于2018年的签发数量下降了10个百分点。并且,随着其他公司陆续上市四价流感疫苗,华兰的市场份额肯定会进一步缩水。

而华兰新冠疫苗的研发则尚处于临床前,可以预估,在未来一两年内新冠疫苗并不会给公司带来实际性的利润贡献。支撑业务的血制品遭遇瓶颈,再加上疫苗并不如预期能给公司带来巨大收入,华兰的估值似乎与其业绩并不匹配。

除开华兰生物,自2019年上市以来累计涨幅超过10倍的康希诺此前也遭遇股价闪跌。虽然5月25日其研发的Ad5-nCoV临床试验结果发布在《柳叶刀》上而引起股价大幅上涨,但盘中一度跌超20%。并且在21日,由于受牛津大学COVID-19疫苗在试验中未能阻止已产生抗体的猴子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影响,当日康希诺股价大跌13.01%,最多跌幅超20%。

对此,中泰国际(香港)分析师颜招骏表示,投资生物科技股属相对高风险投资,未来盈利前景相对波动,且取决于研发进度,因而在成功研制之前,有关疫苗的消息都将会主导相关股份的走势。

而对于各家药企纷纷开展的新冠疫苗研发,华夏时报在采访相关业内人士时获悉,许多公司的研发进度目前比较缓慢,有的还处于动物实验和Ⅰ期临床阶段,而疫苗研发的时效性又特别强,所以这些公司其实已经相对落后了,不排除是借“新冠疫苗”的概念来圈钱。特别是市值狂飙到1641亿的康泰生物,虽然公司计划对四条疫苗研发路径同时进行研究,但是就目前来看公司并未有实质性的进展。

一位受证券时报采访的机构投资人表示,一个多月前,他就将涨停的重仓疫苗股卖出,虽然后续疫苗股价仍在攀升,但他只能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钱。深圳一家私募基金的董事长也表示,“再好的行业和股票,如果一个劲地涨,也是不正常的,估值可以享受溢价,但不能不顾业绩无限制地享受溢价,树不能涨到天上去。” 

一位今年曾参与投资过相关上市公司的基金经理告诉新浪财经,7月开始进入新财富拜票月,卖方分析师们纷纷加强与机构投资者沟通,机构投资者重仓的疫苗股自然成为了卖方分析师力推的股票。“新财富排名直接关系到卖方分析师的年终奖及未来跳槽的价码,对于单个分析师来说,收入都可能有百万甚至千万的差别,卖方力推,机构出货的现象也就不奇怪了”,该人士坦言。

“具备一定研究能力的机构一般不会在如此高位继续买入高估值新冠疫苗股,因为国内新冠疫苗概念的上市公司还是面临研发进度不达预期,或是海外相关公司率先研发成功的风险,因此目前接盘的更可能是散户”,另一位私募投资经理则这样认为。

或许目前看空新冠疫苗股的投资人并没有真正理解其价值,也或许他们错过了行情才会看空。但无论如何,新财富投票季的来临的确是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价风险点,真正进行长期价值投资的投资者又何必在意争这一时爽快而面对高位接盘的风险呢?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